網絡盜版侵權案判賠數額引爭議 百萬罰款能否“

時間:2021-12-07 05:56:24

網絡盜版侵權案判賠數額引爭議 百萬罰款能否“盜”此為止

該論壇由市文化創意產業促進中心、國際法學會文化創意產業法律委員會聯合主辦,盛世驕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承辦。來自更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國家版權局法規司、市文化創意產業促進中心的領導,市法學會、國際法學會文化創意產業法律委員會,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法研究所、師范大學法學院、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等研究院所的專業學者,新媒體影視節目發行企業代表盛世驕陽公司和全國各?。ㄊ校?00多家知名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代表,以及50多家國內知名新聞媒體記者出席了本次論壇,場面十分熱烈。同時也引發了一些對于《著作權法(修改草案)》修改的爭議,并對著作權法修改提出了建設性的意見和建議。

  盜版判決數額從五十萬元提高到一百萬元

  航空航天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主任、碩士生導師,法學博士,國內 學者孫國瑞教授結合《著作權法》修改,對信息網絡傳播權及相關問題進行了探討和闡述。據孫國瑞介紹:“這次著作權法的修訂與現行法律比較主要是加大了對盜版的處罰力度。對于侵權賠償標準問題,修改草案第七十二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相關權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難以確定的,參照通常的權利交易費用的合理倍數確定。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實際損失、侵權人的違法所得和通常的權利交易費用均難以確定,并且經著作權或者相關權登記、專有許可合同或者轉讓合同登記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一百萬元以下的賠償。對于兩次以上故意侵犯著作權或者相關權的,應當根據前兩款賠償數額的一至三倍確定賠償數額。”

  國際法學會文化創意產業法律委員會主任、師范大學法學院民商法教研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國內 比較法研究學者韓赤風教授認為此次大幅度提高判決賠償數額是本次修改的一大亮點,目前我國著作權法的判賠標準與國外相比差距還是很大的,不能有效的懲罰侵權人。但此次著作權法修改增加了懲罰性賠償的規定,也借鑒了國際上通用的做法,加大了對侵權行為的處罰力度,增加了違法的成本,進而對侵權行為起到了震懾和遏制作用。修改草案將賠償金額從五十萬元提高至一百萬元,并確定兩次以上故意侵權者要賠償一至三倍數額,這對于廣大權利人而言是個重要勝利,加大了版權保護力度。體現了國家懲治盜版侵權的決心和對知識產權的尊重。”

  盜版怎能“盜”此為止

  市東衛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單體禹代表律師界對《著作權法(修改草案)》提出了自己的觀點:“盜版成本低,維權成本高,執法難,難以真正對侵權盜版形成威懾和遏制。中國反盜版的立法其實并不落后,關鍵是要扭轉盜版者違法成本低、被侵權者維權成本高的現狀。盜版,特別是網絡侵權,成本低到你無法想象,你剛維完權,再次侵權又出現了,權利人的時間和精力嚴重不夠。因此修改草案加大賠償金額是好的。但是同時建議,應該增加處罰金額的更低下限,否則100萬元以下的標準就形同虛設,99萬是100萬以下,1000元也是100萬以下,100元、50元也是以下,不規定一個更低限額,就不利于權利人維權。”

  長期從事知識產權保護維權工作的市京悅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劉政操律師還指出,目前維權工作遇到司法尷尬,判賠標準不一,判賠數額太低,有些地方法院的判賠數額甚至低于維權成本,嚴重挫傷了律師代理維權訴訟的積極性。長此以往,律師們有可能因此放棄知識產權保護維權的市場。如此以來,將出現權利人維權成本過高且找不到維權律師,侵權者違法成本低廉可以大肆盜版的尷尬境地。我國多年來積極推進的著作權保護事業將會出現倒退。有鑒于此,加大知識產權保護的力度,提高判賠標準是遏制網絡侵權盜版的必然選擇和有效辦法。

  據了解,目前法院普遍對網絡視頻盜版判賠都比較低,例如:一家網吧盜版一部電視劇,通常也只會判賠1000-2000元,一家視頻網站盜版一部30集以上的熱播電視劇,也只會被判賠2-3萬元,而通過正常購買版權,則需要50-100萬的版權費,如此低的判賠金額,使得盜版者情愿違法去做盜版,也不愿去購買正版,從這種意義上講,違法成本過低在實踐中就助長了盜版者盜版的氣焰,使得盜版者“有法可依”。

  正版普惠 企業的自救還是犧牲?

  作為本次活動的承辦方及新媒體影視節目版權方的盛世驕陽公司來說,盜版使得該公司每年的經濟損失高達千萬。該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徐蕾蕾女士表示:“網絡視頻的盜版,對文化創意產業造成的危害是致命的,讓有才華的文藝工作者的收入就剩下口糧。視頻盜版就像一個農民種了十畝地,產糧時卻被別人無償收割了。如果允許小偷不勞而獲,就說明整個社會的道德評價被顛覆了。一旦創造性勞動者的收入得不到回報,其創新熱情就會喪失,整個行業將失去活力。多年來,影視制作業一直是粗放經營,盜版泛濫讓社會資金和投資者缺乏信心,而從盜版及目前的司法判賠等實踐來看,業界依然缺乏一個完善和健康的生存環境。”

  徐蕾蕾女士并不否認目前視頻行業正版化風潮對整個行業的推進及已取得的成績,但是在認可成績的同時,徐蕾蕾女士還從另一個方面深刻的指出:“對正版內容的巨大需求推高了版權價格的快速飛漲,版權交易市場出現泡沫,作為版權消費大戶的視頻網站和各個終端經營者的采購成本也越來越高,出現了部分視頻網站和終端經營者買不起版權的現象,好多視頻類經營企業大呼傷不起。于是,服務經營企業利用我國目前立法嚴重滯后,違法成本極低的現實情況,通過技術手段援引‘避風港規則’打法律的擦邊球,讓盜版‘潛規則’成為了行業規則,開始通過購買少量正版來掩飾大量盜版,表面上看直接的侵權盜版行為減少了,但實際上盜版形勢依然嚴峻。”

  “針對這種情況,僅依靠政府加大、加重打擊盜版,提高盜版者的違法成本,是遠遠不夠的,與此同時,還需要版權人結合行業特點積極尋求行之有效的自救措施,從根源上消除盜版侵權的土壤,還廣大網民一個潔凈的網絡視聽空間。” 徐蕾蕾認為。

  基于以上分析,徐蕾蕾在會上率先發出“企業自救”的口號,“盛世驕陽公司作為國內領先的新媒體影視節目整合、發行和運營公司,我們主要購買熱播、主流影視劇的新媒體版權,通過與各大視頻網站、數字電視、IPTV、互聯網電視等渠道、手機與IPAD等移動終端,KTV、高校、酒店、社區寬帶、網吧等局域網合作。2012年公司在大量調查的基礎上提出企業自救的方案,推出了一項惠及千萬網站及終端的‘正版普惠計劃’,公司將拿出20000多部正版影視劇,通過‘維權和解與低價授權’的合作模式來快速、廣泛、低價推廣正版。”

  盛世驕陽法務總監侯靜女士對“正版普惠計劃”作出了詳細說明,她表示:“盛世驕陽的這項合作歡迎任何企業和個人的加入,我們的合作沒有門檻,合作伙伴無任何風險,也不需要交納一分錢的保證金,是真正意義上的普惠于民、回報于合作伙伴的正版普惠活動。我們只是想通過自己的實際行為,推動正版普及的歷史進程。并在全國面向廣大律師事務所和知識產權代理公司廣泛招募有識之士,以全行業更低廉的價格,向全國所有支持正版化的企業和用戶推送更優質的影視資源,為版權交易市場降溫,促使影視節目采購價格合理回歸,推進我國正版化事業的進程,使得廣大消費者看到更多的 影視作品,享受到更優質的正版視聽服務。”

  會上,市文化創意產業促進中心梅松主任、市法學會杜石平副會長為徐蕾蕾女士頒發了證書,特聘徐蕾蕾女士為文創會行業專業,盛世驕陽為國際法學會文化創意產業法律委員會理事單位。